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

《眺望》(长篇小说)

(2019-01-22 11:11)

  基本信息
       书名:《眺望》

  作者: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ISBN9787530218563

 

  内容简介

  农村女孩汤小兰外貌出众,清纯、勤勉、自守。对自己被人冒名顶替而高考落榜,她曾一无所知。不甘庸碌的汤小兰接受了意外失败,奔入喧嚣的城市,努力生存,拼命挣扎,在利益、权力、自由、爱情中穿梭沉浮。就在一切看上去似乎变得不错的时候,生活却再次将她推进下一个困境……

  本书是继《欲望之路》后作者的又一力作,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年代,演绎的却是相似的人生困境和情感挣扎。现实充满小说,成为眺望的底色。

  

  作者简介

  王大进:1965年生于江苏苏北农村,现为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专业作家。1984年年开始发表小说处女作,已出版长篇小说《欲望之路》《我的浪漫婚姻生涯》《这不是真的》《地狱天堂》《虹》《春暖花开》等多部,另有中短篇小说三百余万字。

  

  书摘:

《眺望》(节选)

第一卷

第一章

  1

  汤小兰一直都记得那场大暴雨。

  它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又太猛烈了,把她淋了一个透心凉。汤小兰坐了好几个小时的汽车,然后她随着如过江之鲫的人流,涌出了出口站,孤零零地站在这个大城市的东郊长途汽车站的广场上。在她的脚下,是那只灰色的旅行箱。箱子里其实空得很,只有少数几件换洗的衣服、洗漱用具,两本很多年前曾经流行一时的言情小说,封面都磨掉色了,书名也糊涂了。广场上是乱七八糟的人流,行色匆匆,他们都发现了天色不好赶紧地四散开去……她却没有方向。在路上她就知道随时会下大雨,天色阴沉,乌云密布。她的心里也阴沉得很。广场外的道路上车来车往,穿梭不息。远处就是城市,她能看到的无数高低不一的林立的各式建筑,完全看不到城市的边际。就在她犹豫彷徨不决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声音,她还没回过神来,暴雨就从天而降。她听到了一片惊呼。当她弯腰拉起箱子,才跑了两步,身上就已经湿透了……

  雨水把她从头洗到脚……她觉得她完全就是淹没在一条很深的湍急的水流里。她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挣扎是徒劳的。雨水流进了她眼睛里,它们就混合着泪水流到了她的嘴里。她知道回转身,就可以走到候车大厅里去,那里可以避雨。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浇透了,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点干燥的地方,回到大厅里她只会撞到无数射向她的讶异的目光。她宁愿退到广场边缘的一个售报亭那里站着,继续接受大雨的冲刷。

  “这是这个城市给我初次的礼物,一场猝不及防的大暴雨,把我的全身都浇透了。”她后来在笔记本里写下了这么一句。

  大雨下了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突然就又停了。原本黑沉沉的天空,密布的阴云慢慢散开,甚至露出了一小块蓝天来。而西边的太阳猛地撕开了厚厚的云层,就像舞台的大幕突然被拉开。天地之间,剌进了大片金色的阳光,把整个城市都照亮了。一些高楼顶层的玻璃幕墙映着灿烂无比的阳光,就像是一把把火炬被点燃。整座城市仿佛就被赋予了特别的魔法灵性,会发生许多奇迹的神奇世界。

  她的心也亮了,一点点地亮,一点点地亮……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么?她在心里问自己。但是她也知道,这是一个不能自问自答的问题。她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交出去。交给这个城市,交给生活,还要交给时间。然而时间是不可回放的,就像流向海洋的小河水。幸好这个世界上有人喜欢写作,喜欢用小说的形式来描写生活,才能够让她的生活可以重现。

  她当然不会知道。

  2

  没人说得清,人的命运拐点发生在什么时候。很多时候是不知不觉完全被蒙在鼓里的,都是事后才知道那原本不经意的一次见面,或者一件小事,正在决定着你一生的走向。

  不知道为什么,汤小兰第一眼看到郎宇光的时候就想到了很遥远的一个人。遥远,又亲切。他是从逝去的时光里,突然浮现出来的。她完全不知道这个看上去让她想到了遥远过去一些事情的这个男人,将要改变她的命运。

  是的,当时他是个和她完全不相干的男人。

  汤小兰记得很小的时候,村里就传言说要在东滩那里开采石油。

  东滩是一片荒地。

  那些人是坐着大卡车来的。卡车在村外的那条公路上开来的时候,车后尘土飞扬,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长龙在翻滚。他们清一色地穿着蓝色工作服,头戴安全帽,从卡车上面搬下来很多又重又笨的大家伙,还搭起了帐篷。村里男女老少一窝蜂地全涌去看了,甚至连小猫小狗都跟着去了,比来了马戏杂耍的班子还要热闹。如果真的开采出了石油,他们相信就可以随便地点灯了,而且,这里说不定就会变成一个城镇。虽然村里人谁都没见过大城镇,但都知道城镇的种种好处。甚至还有人梦想说,一旦油田开采了,到时就会在村里招工。村里的男男女女都成了工人阶级,拥有城市*。城市*是可以一直传下去……代代相传,这实在是一个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愿望了。

  村里热闹了好一阵子,但这些人在数月后却悄悄地把帐篷拆了,又开着大卡车绝尘而去。村里的老人提起这事,就有无限的感伤。对于这样的事,汤小兰其实并不怎么记得,只是后来有人谈起来才觉得有点隐隐约约的印象,非常的模糊,就像是褪色的黑白老电影。她能记住的是另一件事,就是还在她读小学时,家里突然住进了三、四个人。有时三个,有时四个。为首的是大高个,黑黑的,笑起来有一口洁白的牙齿。他们叫他谢队长。

  谢队长不是来开采石油的,而是搞地质测绘的。他们是白天出去,晚上才回来。他们在她的家里代伙,仿佛是很快乐的样子。他们驻扎在这村里,没有住到村东的一个老师家,也没有选择住到村里的干部家,显然是看中了他们家比较干净,而是汤小兰的妈妈曹淑英算得上是个非常能干的主妇,饭菜也烧得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