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

王晖:凝聚于心、实践于行的时代楷模——读《海魂: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

(2018-12-27 11:22)

  江苏作家刘晶林新近出版的报告文学《海魂: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使连云港守岛英雄王继才夫妇的事迹又一次成为叙述的焦点。本世纪以来,有关王继才夫妇的守岛故事已见诸于多种报刊影视网络媒体报道和报告文学描述。这部作品则是第一次以长篇形式浓墨重彩地重现这一令人感奋的故事。

  《海魂: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以王继才夫妇从1986年上岛至今32年的守岛经历为描述主线,详尽再现了这一对秉持“家就是岛,岛就是国”朴素理念,以爱国情怀凝聚于心、以恪尽职守实践于行的“时代楷模”和“爱国拥军模范”。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所树立的每一个“时代楷模”都有着自身独特的内涵和存在价值,都在从不同维度诠释和印证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时代楷模”,王继才夫妇就是一面彰显爱国、敬业核心价值的鲜艳旗帜。在他们身上凸显出体现时代特征的崇高精神和中华传统美德。在作品中,作者首先借县武装部政委王长杰的一席话道出开山岛令人畏惧的荒凉艰苦——“我们已先后陆续选派了四个批次的人员进驻开山岛。结果,他们吃不了独自守岛的那份苦,耐不住寂寞,其中在岛上驻守时间最长的,也不过十三天就受不了了,他们相继退下阵来。” 而恰恰与之相反,当时年仅26岁的王继才却毅然接受了守岛任务,像消防员一样迎着困难逆向前行,与妻子默默坚守仅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黄海前哨,一干就是32载,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如果没有“家就是岛,岛就是国”的爱国信念,如果没有爱岗敬业的职业操守,我们很难想象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各种社会因素的诱惑之下,王继才夫妇能够32年如一日地坚持。“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地有益于广大群众,一贯地有益于青年,一贯地有益于革命,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可以说,秉持“言有信”、“重承诺”的中华传统美德与现代社会职业伦理,王继才夫妇出色地践行了毛泽东这句至理名言。

  报告文学不仅要对事件作出“非虚构”的叙述,更要写出真实的人物。在这部作品里,我们看到作者并没有因为描述对象所拥有的“楷模”光环而刻意将人物作不接地气的“拔高”状,或敷以单调乏味的“纯色”,而是力求写出其真实个性,写出活生生的“这一个”。作者精心选择了大量细节与场面描写,譬如日复一日的二人海岛升国旗仪式,王仕花海岛生子,与走私、偷渡者以及企图上岛开办色情场所的老板斗智斗勇,对付风暴等恶劣天气和海况,人蝇大战,以钓鱼、种菜、种树、下棋、打牌、唱歌等“苦中作乐”的方式与清苦寂寞抗衡。作品以“海魂”喻人物,将王继才坚毅朴实忠诚乐观的个性和品质放置于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来表现,在强烈的对比和映照中完成对于这一人物内在精神品格的艺术再现,写出了平凡人的不平凡人生。某种意义上说,王继才夫妇看似单调乏味的守岛行为,正是一个民族伟力的象征。这正如文中所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同样需要力量,需要一种持久的、深层的力量。那么,这种力量是什么?是全社会共同认可的核心价值观,它承载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追求,也体现着一个社会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 心中有信念,再苦再累再孤独都可以承受,王继才代表着极具正能量的力量。作品对于人物表现的可信度在于,写出了主人公曾经面对“守岛”与“离岛”时的犹疑与纠结,以及逐渐坚定起来的决心和意志。在文中,面对大姐和江队长的好言劝说,王继才内心充满矛盾,甚至想离开开山岛。作品揭示出其复杂的内心活动:“难道一辈子就像这样守着孤独、守着寂寞、守着清贫地过下去,直至终老?”经过思想斗争和王政委的肯定之后,王继才最终“把自己的一颗心彻底地安顿下来,安顿在开山岛了……”这样的呈现人物抉择过程的描述,一方面凸显了人物的真实性,另一方面也强化了其生动性。这种对于人物描述的真实性还与其所再现的人物话语密切相关。作品中有关王继才夫妇充满情趣的日常对话比比皆是,譬如王继才自制“香烟”时,王仕花问,怎么样?可以抽吗?王继才说,当然可以!王继才又说,这是“开山岛牌”香烟,高级着呢!这种原汁原味的对话可谓对人物关系和性格的真实呈现。在谈到“岛”与“国”的关系时,王继才是这样说的:“小岛虽小,却是我们国家版图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在岛上坚持升旗,就是在进行一种宣示: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山岛哨所。这里的海空,由我们守卫。作为国家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这番话看似朴实无华,而唯其朴实,才更显伟大!作品不仅写出了人物的真实个性和纯真情感,更写出了人物的信仰之美和精神标高。这正是朴素的爱国主义情感,是绵延中华千年的家国情怀。

  为了更为深入地再现王继才夫妇“爱国敬业”的人格风范,作品还在文中穿插讲述了作者本人曾作为连队指导员的守岛经历,王继才女儿王苏和儿子王志国的坎坷成长过程,以及他们立志将父母守岛事业“薪火相传”的决心,开山岛外的人和事等,作为全文叙述时间与空间的延展、人物形象的对比与映衬,力求多角度和多层次的表达,使叙述富于张力,既聚焦在“两个人的哨所与一座小岛”,又远远不局限于此。而这部作品清晰的结构、连贯的情节、简洁有力且饱含诗意的语言也为再现作为“时代楷模”的两位人物添彩增色,获得文质兼美的绝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