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江苏作家一展风采

(2018-09-21 09:41)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颁奖典礼上致辞

  9月20日晚,第七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位于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灯火辉煌,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领导媒体济济一堂,共同迎接这属于文学的夜晚。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翟泰丰、金炳华、李冰,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阎晶明,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鲁敏,中宣部文艺局局长汤恒、出版局局长郭义强等出席颁奖典礼,并为获奖者颁发奖牌和证书。铁凝、钱小芊分别在颁奖典礼上致辞。颁奖典礼由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主持。

  铁凝在致辞中向获得本届鲁迅文学奖的34位作家、评论家和翻译家表示祝贺。她说,在这伟大的新时代,海阔天空的可能性正在我们眼前展开,让澎湃的现实生活、让昂扬的时代精神、让丰盛的经验和情感在我们笔下提炼造型,这是这个时代的作家和广大文学工作者的光荣责任。让我们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重要思想论述指引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定文化自信、塑造时代新人,精益求精、锐意创新,用更多的好作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以中华民族新史诗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前景!
  在欢快的乐曲声中,各奖项获奖者陆续上台领奖。他们手中的奖牌和证书,无不凝聚着广大作家、评论家和翻译家辛勤耕耘的汗水。江苏有朱辉、胡弦、王尧3位作家获奖,胡弦代表诗歌奖获奖者致答辞。颁奖典礼还邀请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表演了精彩的中外经典歌曲合唱、独唱等节目,现场气氛喜庆热烈。


左起:朱辉、胡弦、王尧


  鲁迅文学奖是体现国家荣誉的重要文学奖之一,旨在奖励优秀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奖励优秀文学作品翻译,推动我国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是党的十九大后举行的第一次全国性文学评奖,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处对此高度重视并切实加强领导,要求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重要思想论述,发挥好评奖工作的导向作用,把那些能够体现新时代中国文学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准的优秀作品评选出来。本届鲁迅文学奖评奖工作从今年初开始筹划,8月11日,各奖项评委会进行最后一轮投票,经中国作协书记处批准,最终产生了7个奖项共34部获奖作品。整个评奖过程平稳有序、严肃公正、风清气正。评奖结果发布后,得到了文学界和社会舆论的广泛好评。


  本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较好地反映了过去四年来我国文学创作、文学理论评论和文学翻译所取得的成绩,符合中国文学繁荣发展的态势,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文学在新时代的生机和活力,成为中国文学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重要思想论述指引下不断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见证。这些作品导向突出鲜明,现实题材显著加强,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生活丰富多彩的现实题材作品数量比往届明显增加。这些作品深入表现人民群众主体地位和新时代生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显示出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这些作品题材内容多样,形式手段丰富,勇于探索创新,对脱贫攻坚战、生态文明建设、人与自然关系、人民群众丰富情感世界、城乡人群生存状态等多种层次的命题,都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表达。同时,本届获奖作家结构合理,既有久负盛名的前辈作家,也不乏“70后”“80后”青年作家,既有创作成果丰硕的知名作家,也有来自基层、新近涌现的优秀写作者,显示出当下文学队伍不断壮大、作协服务联系手臂不断延伸的良好态势。
  中国作协各部门各单位负责人、部分省级作协负责同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各评委会负责人和部分评委、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全体代表、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和网络文学作家培训班全体学员等参加了颁奖典礼,共同见证中国当代文学的这一盛事,分享获奖者的喜悦与荣耀。

  据悉,《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集》(六卷)已由评奖办公室编辑完成,由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近期即将与读者见面。



获奖作品集

奖牌




韩松林、贾梦玮、朱辉、胡弦、王尧在颁奖现场合影

  本届鲁奖中,3位江苏作家获奖,创造了历史最佳成绩,展示了江苏文学的新高度。下面,让我们镜头对准几位江苏作家,听听他们自己怎么说——

短篇小说奖·朱辉《七层宝塔》

  授奖词:

  朱辉的《七层宝塔》直面乡村的现代化转型,围绕生产方式和生活形态的变化,敏锐地打开农民邻里矛盾中隐含的经济、文化、伦理向度,在典型环境中生动地刻画人物,显示了充沛的现实主义力量。

  获奖作家朱辉说:

  文学决不是一个“好故事”那么简单,对这篇《七层宝塔》,直到今天我还在细细打磨。小说的架构、语言,每一处细微的遣词造句,乃至朗读时口唇间的微妙感受,都是文学不可缺失的部分,值得我为之付出心智。我的创作不回避现实变革中必然遇到的矛盾冲突,描绘个体与个体、个体与他身处的时代之间的关系,致力于使作品具有较为深厚的现实主义精神。最后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一句是:我以自己是一位江苏作家而自豪。

  

诗歌奖·胡弦《沙漏》

  授奖辞:

  胡弦的《沙漏》具有疼痛和悲悯的气质。他善于在词与句的联系中发现精妙的诗意,深邃的经验融入和对现实、历史、时间的复杂省思,使文本富于理趣,触摸到世界的深处。

  获奖作家胡弦说:

  我住房的后窗对着一片山林,林中百鸟鸣啭。我还听不懂鸟鸣之间的情感差异,甚至听不懂穿过树林的风声。树林看上去平淡无奇,但诗人愿意做个亲密的知情者。是的,即便你写下了整个树林,可能仍没有一棵树愿意真正出现在你的诗行中。诗,只能在精神领域深处寻求那异样的东西。当诗人直面其所处的时间和其所容纳的精神,挖掘并整理它们,他会意识到,这事儿,的确不能交给其他人来处理。

  因此,沙漏的意思是,我们渴望留存的,可能是正在被漏掉的。它像细沙一样通过某个窄门,漏到了另一个地方,仿佛那里是时间之外的某个地方,它停在那里,等候回来,等候重新对生活进行更有价值的介入。我想,这也正是诗歌存在的理由。

  

文学理论评论奖·王尧《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

  授奖辞:
       王尧的《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立论审慎严谨,分析细密精微。在重新打开汪曾祺的意义空间的同时,也为当代作家实现对传统的创造性转化提供了理论与实践的镜鉴。

  获奖作家王尧说:

  因为一篇文学批评文章,和以“鲁迅”命名的文学奖相遇,我的感受由荣幸、惭愧、感谢、责任等几个词写成。一个人不能放大自己,缩小世界。——这是我时常告诫自己的话。

  当我试图对汪曾祺和汪曾祺创作做出这样那样解释时,一些困惑消除了,一些困惑产生了,我在行文中留下了自己思想、精神和文字的状态。

  重建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的关系,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学的成就之一;这一关系建立在文学信仰基础上,生存于健康的文化生态中。如果意义、思想、价值、审美、诗性、彼岸等仍然是我们精神生活的关键词,文学批评不仅不可或缺,而且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这对我而言,是一种考验。

(周韫、俞丽云、丁鹏)

  

钟山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