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

人民文学奖揭晓!江苏作家李凤群得奖

(2018-12-13 16:54)

  

  

微信图片_20181212211215.jpg

  

  作为国内备受瞩目的老牌文学刊物,《人民文学》在2018年发表了哪些不容错过的作品?12月12日晚,“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在浙江杭州揭晓,江苏作家李凤群获长篇小说奖。
       榜单如下:

  长篇小说奖:笛安、李凤群

  中篇小说奖:季宇、林森

  短篇小说奖:薛舒、裘山山

  散文奖:鱼禾、汪民安

  诗歌奖:臧棣、张远伦

  非虚构作品奖:欧阳黔森、李彦

  特殊文体奖:蒋一谈

  翻译奖:[英国]陶丽萍(Poppy Toland)

  [奥地利]维马丁(Martin Winter)

  海外影响力奖:麦家

  2018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今年特设“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别贡献奖”,徐怀中、王蒙、蒋子龙、刘心武获特别贡献奖。

  可以说,他们以各自代表作捕捉社会发展节点,成为当代原创力量中的醒目坐标。改革开放带来国外文学理论和艺术创新,拓宽了一代作家的视野、丰富了创作手段;另一方面,历史巨变将广大作家带到了更丰富复杂的现实生活面前。“感谢改革开放,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很难想象现在的我身在何方。”这是许多领奖作家的共通心声。

  面对丰饶馈赠,能不能捕捉具有时代特征的细节,写出纵深感,是许多作家面临的挑战。“在这一过程中,徐怀中、王蒙、刘心武、蒋子龙等作家开辟的文学道路,并不像现在看起来那么容易、那么理所当然,回顾过往40年是为了展望未来,中国文学在新时代应该怎么样、能怎么样?我们所驰骋的创作空间,也不是摆在那里等着我们,而是有待写作者去奋力探索,开辟出有巨大可能性的天地。”李敬泽谈到,每一代作家都有每一代的机遇和限制,有的作者会变得故步自封、胆小不敢往前走,在这个意义上,前辈作家的弄潮儿精神和勇气,他们所迸发出的巨大想象力和创造力,依然是年轻一代作家要学习承继的。

  

12092103quf9.jpg

  

  据悉,“弄潮杯”人民文学年度奖由《人民文学》杂志社、浙江省作家协会、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杭州市江干区委区政府共同主办,评选奖励2018年度刊发在《人民文学》杂志上的优秀长篇、中篇、短篇小说,优秀散文、诗歌、非虚构与特殊文体作品,和本年度为《人民文学》九个语种的外文版《路灯》做出贡献的优秀翻译家,以及在本年度内因作品译介在海外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中国作家。

  <<<<相关链接

  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授奖词

  长篇小说奖  笛安《景恒街》

  笛安的《景恒街》在创业、融资、商战故事里融入办公室政治与都市爱情的情节,世故里含纯真,功利中有体恤,笔致轻盈而肌理结实,情感细腻而理性清明,既有贴切的城市生活气息与质感,又不乏恒久的悲悯情怀,不动声色之间可见时代运行轨迹、社会转型风貌与情感结构变迁,是一篇文质俱佳的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奖  李凤群《大野》

  李凤群的长篇小说《大野》,以双生花式的精巧结构叙写当代女性的成长,将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性别、财富流转等诸多命题叠合在人物个体命运的遭际之内,如盐入水,融合无迹,语言精练有力,情节映花照水,冷静疏离的表象之下饱蘸磅礴的同情共感,显示出熟练的小说技艺和人性认知的深度。

  中篇小说奖  季宇《最后的电波》

  季宇的中篇小说《最后的电波》不仅取材角度独到,并且情感厚重。小说围绕着在新四军最艰难时期里一名作为“群众”的报务员李安本的故事展开,在流畅的笔法以及熟练的文本驾驭能力下,情态各异的人物性格和铁打一样的军魂跃然纸上。亲切自然又情真意切的叙述,不仅增添了小说自身的张力,也大大增强了我们对人民军队和人民英雄的礼敬之心。

  中篇小说奖  林森《海里岸上》

  《海里岸上》通过半个世纪南中国海里岸上时空的交织叙述,映现出传统与变迁、怀旧与坚守的主题,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之中,以富于地方性知识的书写别开生面,有效地将物哀美学融入雄浑的叙事风格,饱含激情又含蓄蕴藉,是颇具特色的海洋小说。

  短篇小说奖  薛舒《相遇》

  《相遇》是在青年男女情感关系中展开的小说,这是人类永恒的题材。其独特在于,在触及青年男女最深处、最幽微的情感时,小说创造了一个关于情感的乌托邦和爱情的理想国。在实利主义对情感领域强行侵入且无处不在的时代,《相遇》如空谷足音。它写出了人性微妙的美丽和可以意会的美好,在青春情感题材小说中显得尤为醒目。

  短篇小说奖  裘山山《曹德万出门去找爱情》

  八十岁的曹德万如一个英雄,不顾儿女们的反对,每天去寻找爱情。曹德万的执着、坚韧和老当益壮的勇武,表达了他对爱情的一往情深。这个有梦想的人,他的梦想照亮了现实。由此,他也成为我们尊敬的“这一个”。语言诙谐自如,趣味横生,我们一起见证了曹德万“举着生命的旗帜在寻找”的心酸又崇高的爱情。

  诗歌奖  臧棣《我欠你一个伟大的哑巴入门》

  在眼花缭乱的当代汉语诗歌生态中,臧棣的诗恰当地稳健而有智识。门,是区隔的屏障;入门,则是将新生托付给生命的追寻,在充满不确定的追寻中锤炼生存的勇气。入门诗这一套和生命相关的术语,充满着那些被剥夺的细节经验,并且带着一种恢复自己无知状态的勇气。这些柔中带刚的执着,从多个角度带领我们重新触碰世界,激发生命的觉醒。

  诗歌奖  张远伦《我有菜青虫般的一生》

  张远伦的组诗《我有菜青虫般的一生》诗艺娴熟,质感纯粹,在朴素日常中捕捉命运的微光,在人间生活里凸显现实的诗意,以细腻的情感和平等的姿态体恤凡俗之物,笃定温和,节制内敛,且提供了鲜活丰沛的民间经验。

  散文奖  汪民安《绘画中的手》

  汪民安《绘画中的手》是描述、鉴赏、阐释,更是感悟、启示与生发,同时也是艺术的哲学、生活的体验和生命的省思。在绘画与对象、文字和主观、诗与思中,汪民安展示了他独异的才华,世界再次被语言擦亮,当代散文也在此类书写中获得了新一轮解放,显示出它广阔的包容性和无限的可能性。

  散文奖  鱼禾《界限》

  鱼禾为人爽朗豪放,为文却纠结犹疑。纠结和犹疑非无定见和高论,而是对世界怀抱步步惊心的求索。每一个词、每一句话、每一个结论于她都事关重大,她必须把自己置入其中寻出到深浅,方才笃定地下笔。《界限》亦如此。她从一己的日常入手,探讨了自我、个体与他人,乃至网络时代人与物的虚虚实实的界限。因为立意高昂,逻辑又森严恳切,《界限》让我们清醒地看到了生活中那些习焉不察的界域。

  非虚构奖  欧阳黔森《报得三春晖》

  “攻坚脱贫”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创举。欧阳黔森深入到乌蒙山区,通过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目睹了“精准扶贫”带给山乡的巨大变化,深切体味出广大民众的百感交集,下笔滔滔汩汩,情思饱满,于是有大气磅礴、掷地有声的《报得三春晖》。该作讴歌新时代,赞美新农村,充满正能量,写作手法娴熟,既扎实又跳脱,深富感染力,引起良好的社会反响,是一篇难得的非虚构力作。

  非虚构奖  李彦《何处不青山》

  李彦的非虚构作品《何处不青山》,聚焦加拿大人比尔·史密斯所收藏的中国革命历史文物的捐赠之旅,追踪白求恩为中国人民的奉献以及他的情感、精神生活。白求恩精神是中国当代红色思想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被一书再书,李彦迎难而上,另辟蹊径,通过扎实可靠的寻访,也做足了案头工作,尤其是动用了女性独特的视角与体验,将一个鲜活的白求恩形象和立体的白求恩精神成功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

  

微信图片_20181212211232.jpg

  

  特殊文体奖 蒋一谈《蒋一谈的童话》

  蒋一谈的童话故事快乐澄澈、温馨可人,将我们对于人性的美好希望完满地保存了下来。这些多以动物为主角的故事,正象征着孩子们物我不分的天然纯真的品格:乌鸦是孤独老人最好的朋友;狗狗像弱小却乐观的孩子,满足地享用无人问津的骨头。而儿子发现爸爸童年照片的故事,则是作家在同时创造成长和亲情这两件事。蒋一谈的童话故事有着对人类基本命题的深切关注,同时又能以润物无声的审美产生着持久的启蒙观照,是当下的童话写作中的一道别样风景。

  翻译奖 Poppy Toland

  作为文学译者,Poppy Toland总是能够敏锐地捕捉到作者的情绪和氛围营造的用意,同时,她还擅长在细微的翻译用词中注入对整体故事的思考,因此她的译笔自然流畅,且能最大限度地保留原作的魅力与深度。她为《人民文学》英文版《路灯》翻译的作品,颇受专家与读者的瞩目与赞誉。

  翻译奖 Martin Winter

  Martin Winter是奥地利人,翻译家兼诗人。他从本世纪初开始致力于中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尤其擅长中国当代诗歌和小说的德语翻译,多年来译作持续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知名出版社及文学报刊出版、发表。2015年起,他担任《人民文学》德文版《路灯》的编辑总监,与人民文学杂志社密切合作,出色地翻译和编辑了一大批当代中国文学的优秀之作,在德语世界也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海外影响力奖 麦家

  麦家以《解密》成为继鲁迅、张爱玲、钱钟书之后唯一入选“企鹅经典”的当代中国作家。他的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以富含中国智慧的中国故事,在全球范围30多种语言100多个国家的广大区域,掀起了持续的“麦家旋风”,充分说明以文学为主要文化形式的中国软实力在当今世界的影响力正日益深远。

  在以“中国文学,世界表达”为审美理念的《人民文学》外文版《路灯》上,麦家的《两个富阳姑娘》《成长》《天外之音》《日本佬》等短篇小说,被外国专家翻译成英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韩文等,深受汉学家、译者和国外读者喜爱。麦家优异的文学创作,为让世界了解真实、全面、立体的中国,为增进中外文学对话互通,做出了突出贡献。

  人民文学奖·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别贡献奖

  特别贡献奖  徐怀中

  徐怀中向来以独特的美的发现观照战斗岁月,他以清新俊朗的审美风格和内外兼修的文化素养引领着军事故事向军人文学融合转型的创作征程。从1958年第4期的小说《卖酒女》开始,到1960年第2期的《崭新的人——记女英雄徐学惠》,再到1980年第1期《西线轶事》,然后是1999年第1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和2000年第1期《或许你看过日出》,还有2017年第8期的《不忘初心 期许可待》,直至最近的《牵风记》,从三十岁到年届九旬,我们杂志的编委徐怀中先生,始终是《人民文学》最重要的作者之一。作为以里程碑般的《西线轶事》开启了当代军旅文学新时期、以《底色》对非虚构创作做出突出贡献的著名作家,以及作为曾经担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的教育家,徐怀中为中国当代文学已经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记。而刚刚在2018年第12期《人民文学》问世的长篇小说《牵风记》,则是这些属于他自己更属于文学史的印记之后的一次新的镌刻。

  

  特别贡献奖  王蒙

  20岁创作了长篇小说《青春万岁》之后, 21岁王蒙在《人民文学》1955年第11期发表了短篇小说处女作《小豆儿》,22岁时他的《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在《人民文学》1956年第9期发表,成为影响当代文学史的事件。经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冬雨》《夜雨》,1978年重新开始成为《人民文学》最重要的高质高产作家,《春之声》等力作标志着改革开放年代最初的叙述新风的开启,《哦,穆罕默德·阿麦德》等名篇凿实了边地多民族题材创作在新时期文学的正典化路径。1983年到1986年出任《人民文学》主编期间,《人民文学》引领文学潮头,鼓励探索、发掘新人,许多青年才俊的作品在他主政期间得以发表并成为现象级佳作。他也是他曾经提倡的“作家学者化”的践行者。近年来,王蒙在《人民文学》发表的《山中有历日》《女神》等新作则以朝气丰盈的发现、想象和沧桑历遍的沉浑、豁达,让我们满怀敬重和亲近地发现——从《青春万岁》到《活动变人形》,从《这边风景》到《闷与狂》,从《歌神》到《女神》,文坛挺拔着常青巨树,文学使人健壮年轻。

 

  特别贡献奖  蒋子龙:

  蒋子龙是有着可贵精神担当的作家。1976年第1期《人民文学》复刊号到2018年第9期,我们的编委蒋子龙用他刚健卓越的力作与这本杂志已经结下了42年的深厚情缘。《机电局长的一天》似乎预感到了新时期的曙光,一问世便带着旧痕新象而引起具有文学史意义的强烈论争,一个争议型作家在三年之后,在这伟大历史阶段的初期,他的《乔厂长上任记》在1979年第7期《人民文学》上发表,从此,新时期文学以至中国当代文学,收获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关键词——“改革文学”。这一关键词跟杰出作家的劳动一直相随,继以《赤橙黄绿青蓝紫》《锅碗瓢盆交响曲》等领军工业题材城市生活创作之后,他以更充足的生活储备更丰沛的创作资源,深深切入改革开放时代乡镇巨变,从《燕赵悲歌》到《农民帝国》,接续反思传统文化的五四新文学精神并接活现实中国大地上的人事物理,在社会改革与文化人格的深水区,建构了一个内涵庞杂而思辨透辟、故事沉实而气势如虹的文学世界。回首改革开放四十年,不凡的文学岁月,我们为有蒋子龙这样的作家而内心踏实并深感骄傲。

 

  特别贡献奖  刘心武

  不是每一位作家都可以入史,但刘心武肯定早已是。而第一次在《人民文学》发表作品便成为一段文学史的启幕之作的作家,也是刘心武。《班主任》,发表在《人民文学》1977年第11期,史称新时期文学的第一波创作思潮“伤痕文学”的第一部。作为《人民文学》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主编,他曾尽心奖掖新人新作、尽力扩容文学的表现层面;在持续丰富的创作中,刘心武先生以《我爱每一片绿叶》《如意》等表达深厚的人道情怀,他以《5·19长镜头》《公共汽车咏叹调》等开创“非虚构”写实小说范式,他以《钟鼓楼》标示出市民文学的经典,他以《风过耳》深究知识分子的内外境遇,他以讲解并续写《红楼梦》探寻中国小说与中华文化的根脉,他以新长篇《飘窗》探勘丰繁浩茫的新世情……四十多年,从发时代之先声到不断自我突破的创作长旅,令人感佩钦敬。如果我们要点数对改革开放伟大历程做出重要的精神贡献的中国作家,刘心武定然位居前列。

()